其實,整個事件最荒謬的地方我還沒寫出來。

最荒謬的地方,就是有一群所謂的藝術家到文建會門口,用一種充滿陽具崇拜的口吻要求盛治仁主委"硬起來"。

 

今年4月,行政院文建會將「台灣景美人權園區」改名為「景美文化園區」。政府改名還有變更用途的過程中,因為從來沒有徵詢受難者的意見,就已經引發了一波抗議:景美園區決策漠視受難者心聲,文建會主委下台負責!,在近日種植藝術的網站文章錯誤的施政陷人民於不義中,也點出了相同的問題:受難者與人權團體表達「蒙在鼓裡」的憤怒時(指園區只剩文化而去掉人權),文建會相關人士已經知道衝突的可能,卻還一意孤行。

 

然後衝突發生了,從情理法三個層面來說,文建會先是"沒有同情心"的剝奪掉園區的人權歷史脈絡,並且不邀請政治受難者家屬參與討論,又"毫無道理"的將責任推到與會學者身上,隨後再"目無法紀"的容許陳嘉君、施明德的破壞行為(是的,我認為若有觸法也應該依法處理)。這樣的種種作為,難道文建會沒有任何人需要負擔起一點責任嗎?當初座談會規劃的負責人是誰?這次展覽的負責人是誰?現場應該維護作品的人又是誰?

 

很遺憾的是,這些應該負責任的人卻沒有在藝術家群聚文建會抗議的場合中被問到,這些藝術家反倒幫這些"不適任"的人打氣,希望他們硬起來。硬起來幹嘛?繼續剝奪景美文區的歷史脈絡?還是要他們不要同情心也不用講道理,情理都站不住腳當個只要擁抱法條的酷吏?

 

自我閹割不吭聲也就罷了,吭了聲卻是去幫不適任的官員打氣要他硬起來,當我看到那位曾經是某種抗爭象徵的劇場大老,口中喊著要盛治仁硬起來時,心裡面只有很悲涼很悲涼的感慨了。

 

 

 

創作者介紹

本質與表象的世界

amou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果子
  • Constant dripping wears away the stone. 滴水穿石!加油!

  • 加油!

    amouchen 於 2010/03/16 08:12 回覆